不好看

想了个拉郎

想拉🐟和🐶


假设gy家里是竞争关系吧,从父辈开始。g比y大了4岁。g是从小开始就当成继承人在培养,所以不管是礼仪还是才识都很出色。而y有个弟弟,所以重心会比较放在弟弟那。g和y第一次见面是在那种,慈善酒会?之类的吧,这我不懂。俩小少爷自己玩的很嗨,中间应该也要发生点什么。再之后y就去当偶像,在年纪很小的时候就组团出道了。其实竞争特别大,每天都很累,然后就会找g谈心。g应该会是个合格的倾听者,但y更好一点。当然他俩私下的交流父辈是不知道的,都自个悄咪咪的。

g上了大学,然后出道了。过程也还是那个过程,事还是那个事。

在y出道之后他们的联系就慢慢少了,而且y也很少在关注企业的事。反正就淡了这么几年吧。

然后g出道的时候,y已经出道3年了。算是前辈吧。可以这么算的话。

在某个音番后台就碰见了。

g:他有点漂亮

y:?哪来的土鸡

毕竟在的公司不一样风格也不一样嘛。

只能说是一个是比较漂亮的土鸡,一个是真的很土的土鸡。

加上以前也有联系那既然碰上了那就去碰一杯呗。但y还没成年。

就偶尔扯掰扯掰然后到了现在。

哇我跳的好快。

到了现在就,没什么好说的我觉得。结局就是商业联姻,竞争变合作。over。


两个人都是泡澡派啊(


想不到题目的神奇拉郎

高田优×久坂秀三郎


“请问、我想找高田优先生。”少年喘着气,汗珠顺着脖颈线条滑进散开了的衬衣领口。“您是来送花的?有预约吗?”少年怀里抱着一捧被装饰过的精致的玫瑰,而他被误以为是为了生活费而在花店打工的学生。少年摇摇头,同时否定了两个问题,“您跟他说,我叫久坂秀三郎,我在这等他。”虽然能从少年的语气中能感觉到两个人之间微妙的熟稔,但毕竟从高田当上了副社长之后,再加上优质的外形,自作多情来骚扰的人数不胜数。

久坂被再三告知没有预约不能见高田,但他还是固执地等下去。怀里抱着玫瑰的俊秀少年自然吸引了过路人的主意,渐渐的在远处围了一小圈人。

或许是看不下去了,又或许是怕影响公司形象,久坂终于被告知可以上去见高田,坐着专用电梯。虽然少年怀里的玫瑰已经没了刚来时那副美艳的样子,但他终于得到结果时而亮起来的双眼看起来似乎更动人一些。


久坂有些没来由紧张。

站在电梯里看着显示的数字一个一个增加,他想起了今早。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会站在这,他怀里的花是吉田准备的,要说的话是入江教他的,连这里的地址也是入江查好了告诉他的。一直站在一边的高杉冷着脸看着为一个恋爱技能为负数的迟钝的笨蛋干着急的两位友人,“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就好了吗,真是没见过像你这么迟钝又胆小的人。”不大不小的声音在三人圈边冒出,入江用胳膊肘拐了一下冷着脸的高杉。

久坂感觉自己像是明白了什么,但是总是蒙着一层散不掉的雾,再怎么努力也看不清。

他对着三人组道了谢,小心翼翼地抱着玫瑰,手里紧紧抓着写了地址的纸条,把另外两人担心的目光略在身后,朝目的地跑去。


叮,电梯停了。


敲门声随着慌乱的脚步响起,高田刚开门就被抱着玫瑰的少年扑了个满怀,要不是少年的体重偏轻,两人指不定会一起滚在地毯上。比自己高了一小截的少年正举着玫瑰注视着年轻的副社长,叽哩呱啦地说完了一长串话,高田从他手里接过花束放到一边,慢慢回味他说的话。

终于意识到不是普通的尊敬和仰慕、在相处中本不应存在的感情也慢慢发酵……高田从少年的乱语中拼凑出些什么,

“你是想说,你喜欢我?”

少年滞了滞,微不可见地点点头。


久坂没有说出入江教自己的话,他按着自己的想法笨拙地展现自己对较年长者的情感,因为从未经历过,说的话也是想到哪说到哪,东拼西凑,毫无逻辑可言。

少年垂着头,盯着自己的鞋尖,绞着发皱了的衣角。他并没有期待高田会给自己多好的回应,或者说,他期待高田能给自己一点点回应,哪怕只是把他赶出去。他瞥了瞥被随意放置在桌上的玫瑰,它已经不再新鲜,几片花瓣散落在桌底,呈现出快要凋落的姿态。可能也是在暗示了什么,久坂脑袋里胡乱想着。


“一般来说……”是高田的声音,久坂猛地抬起头,炙热的眼神让高田一顿,“一般来说,是不会有人会和在校高中生恋爱的。”

少年眼里的光迅速地熄灭了,但他眼睛里的感情是藏不住的,虽然此刻正化成眼泪挂在他纤长的睫毛上。

这才是正常的答案呀,为什么会这么想哭呢。久坂眨了眨眼睛。

“对不起给您造成了困扰……”少年一板一眼固执的道歉飘出来,又慢慢散去。他看到高田叹了口气,绕开桌子朝他走近。


距离久坂脑袋发空、四肢僵在原地不听使唤,还有三秒。


距离高田轻吻上那张不停在道歉的、漂亮的嘴唇,还有一秒。


“但,总要允许特殊情况的存在吧?”


end


请原谅我写了个这么古怪的东西,可能真的只是单纯想写笨拙的小漂亮吧(


想写一个拉郎,感觉还挺配……吧。但现在好像没见过


是新的一天,今天会比明天更好,未来也会更好。好好活着就好。


谁是星星,星星又是谁。

鹿死了,带来了漫长的冬季。刮风,结冰,雪线比以往降的更低。苔原长了长冰刺,冲破地表,划破草皮。是荆棘吗。山地中心围着一块没人涉及到的林。


3

懒打标题了,来洗洗眼。



【衬衣】


神明第一次离开自己一直生活的神社。昨晚刚送走了途径这里、口头上说来给自己帮忙实则是来捣乱的小个子神明,身心疲惫想小眯一会,却被一大早突然闯进来的人类吵醒。人类抱着自己的腰身,脸埋在自己胸口,声音闷闷的但话语中不乏兴奋。神明推不开他,就任由他抱着。“你在说什么啊完全听不清”

人类从他胸前抬起头,笑眯了眼睛看他。“想带裕翔体验一下人类生活。”说完还冲神明眨眨眼,笑得明媚。神明看着他的脸出了神,小时候的人类也是这样抱着自己软乎乎的和自己撒娇,吃准了自己拿他没办法。长大了也一样,狡猾。

神明不远不近的跟在人类身后,身上还穿着没来得及换下的浴衣。人类放慢了脚步跟他并排,故意问他,刚刚在大巴上怎么不睡一下。人类想起一排排远去的树木和矮平房在神明眼里滑过的样子,他清澈的眼中隐着一丝兴奋和不舍。神明转过头指尖指着他,“当然是因为不困啊”明明已经困到不行,这个模样逗得人类一乐。

人类买完衣服推开店门,就看见之前让在原地等自己的神明被几个女高中生围住,手里拿着手机对着他拍照。人类捏紧了拳走过去,示意她们赶紧把照片删了不然后果她们承担不起。拉着不知所措的神明远离女学生的尖叫包围圈。

神明低着头一脸乖顺,有点长的刘海挡住眼睛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人类开了门把他压在门背上问他,怎么不把那几个女学生赶走。神明抵着他的肩不让他再靠近,“可是…我没有感觉到她们的恶意,而且,就算拍了也没事啊,会有人解决的。”人类看着他那副天真又正直的样子,叹了口气把衣服袋子递给他。“衬衣和裤子我不知道你穿多少号的就买了最大的。”

身上夹着热气空套着衬衣走出来的神明,站定在卧室的穿衣镜前。袖子有点长,下摆刚刚好可以盖过,挂在身上松松垮垮的。人类拉开浴室门的时候刚好看到神明站在镜子前对着自己的身体比比划划,面上一热又把门给关上了。

神明看看镜子里的自己又看看关紧的门,又不是青春期,搞什么啊。算了算时间感觉恢复了一点的神力应该可以维持到明天早上,打了个响指换上在杂志里看到的家居服。“那我先睡了哦”他敲了敲浴室的门。

神明怕冷,窝在被子里往旁边的热源又缩了缩。人类抬手搂着他,在他背上轻轻抚着。想起自己小时候也是被神明这么抱着,哄他睡着,虽然到最后充其量也是自己变成了抱枕。他把神明搂紧了一点。

神明的计算难得的失误了。人类捡起掉在地上的衬衣丢到床上,红着脸躲进了浴室。


【裙子】


人类脸上的表情是从未有过的严肃和认真,“裕翔真的不能帮帮我吗”姿势换成正坐,恳切地看着对面的神明的眼睛。神明举起两只食指比了个叉,“山田你想都不要想,这种事为什么找我啊,找知念不是更合适吗”说完还召来自己的神使,写了封信让它带去给神出鬼没的小个子神明。鹤歪着头看神明手里的信,张口吃掉了。

趁着神明还在错愕阶段,人类拖着长音叫他,“裕翔——拜托拜托——”讨好似的摇着他的手。神明很苦恼,皱着张脸思考到底要不要答应他。“猜拳吧,一局定胜负。”最终神明提出了一个完全看运气的提议。

人类坐在沙发上心不在焉的带腕表,时不时看着卧室的方向。门开了,神明撑着门从里面走出来。细致的假发垂下来到腰,脸上画着淡淡的妆,高领驼色毛衣盖过喉结,褶裙长到脚踝偏上露出纤细的脚踝。神明的手无处安放,在一旁扯着裙边,“感觉……好奇怪”。人类把他拉到沙发前绕着他打量了一圈,“没有很奇怪啊,很适合裕翔。”说完让神明坐在沙发上捧着他的脚帮他穿高跟鞋。神明看着他的样子也不好说什么,轻轻用拳头捶了一下他的手臂,“今天只是我运气不好罢了,不可能再有下次了!”人类帮他扣好扣子把穗拨好,“是是是”神明撇了撇嘴,显然不满意人类敷衍的态度。

虽然只是普通的同学聚会,但对于人类来说这次的意义很不一样。他没告诉神明必须要来的原因。神明闭着眼睛回忆了一下人类教他的,反正也只是演戏,那就好好演吧。再睁开眼时神情已经不一样。当人类带着神明出现时,很快就引起了场里的人的注意,原本闹哄哄的会场瞬间安静,直到主办人走过来和人类打招呼。“好久不见啊山田”主办人领着他们到自己在的那个小圈子,“是啊,好久不见。”人类对他们笑笑当做是回应。

主办人的眼睛一直瞟向挽着人类默不作声的神明。“这位是……不介绍一下?”主办人拿起放在桌上倒了酒的高脚杯递给神明,人类不着痕迹的接过了,“这是……我女朋友。”主办人要收回的手顿了一下,“山田你小子不错啊,就有女朋友了。”那一圈人也适时地说着恭喜的话。

人类带着神明往会场的角落走去,还没走远就听到背后那一圈人在议论,“那个山田也就生了一副好皮囊,真不懂是随便找来的还是他哪个金主?以前上学的时候也一整天抱着御守神神叨叨的……”察觉到人类的身体一顿,神明赶紧紧紧挽着他给他借力。神明手指转了转,故意说给人类听瞧见他的反应还在幸灾乐祸的主办人手里的酒杯一翻,弄脏了身上的高级西装和旁边一位女士的高定礼服。

神明坐在角落里吃着人类给他带回来的小蛋糕,虽然这群人不怎么样但蛋糕是无罪的。人类放了碟子坐在他旁边,支着脸看他吃东西的样子,伸手把沾在他嘴角的奶油抹去,戳了戳他吃的鼓鼓的脸。神明挥手把人类的手打开,嘴里塞着东西只能发出几个单音节词。

一个女生站在他们面前,眼睛盯着人类,“那个,凉介,你还记得……”人类冲她摆了摆手,“我已经有女朋友了,你也看到了。”神明看看女生又看看人类露出一副了然的表情,对着女生点了点头。女生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看起来还是不死心想继续说什么,神明直接拉过人类在他的侧脸印上一个带着奶油味的吻。“我们凉介已经有女朋友了哦。”捏着甜甜的嗓音笑的人畜无害。目送女生撒着眼泪跑远,人类拉了一把神明的手臂,“走了,回家了。”

神明一进门就踢掉高跟鞋,开着腿毫无形象地瘫在沙发上,裙子上的褶皱被他撑开。神明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他说着,叽哩呱啦说了一堆。“我倒是没想到裕翔第一次穿高跟鞋都能走这么稳,真的是第一次穿吗?还有刚刚扎头发的时候,也好顺手。难道平时……”人类说了回到家以来第一句完整的话。神明拍了一巴掌人类的后脑勺,“才不是啦!穿增高鞋垫的人才没资格说我!”

人类给神使带去了它最喜欢的绿豆饼,顺着它背上的毛,“谢谢您,合作愉快。”


【领带】


神明哼着歌走进人类所在公司的大楼,手里提着的便当袋随着旋律一晃一晃的。前台的小姑娘看着自动门自己打开又合上,不在一楼的电梯运行到了一楼,发出“叮”的一声。这期间也没人进来过啊,她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可能撞鬼了。

人类办公室的门被缓缓推开,“我不是说过进来要先敲门吗。”他头也没回紧盯着电脑飞快的打字。余光瞥见从门后探出一个毛绒绒的脑袋,神明举着便当袋冲他笑。人类打错了一个字,连忙站起来把神明拉到沙发边让他坐好。神明看着他紧张兮兮的样子就知道他在担心什么,打开便当袋把里面热气腾腾的饭拿出来摆好,“没事啦凉介,他们看不见我。快吃快吃。”

人类接过神明递过来的勺子,勺了一大口送进嘴里,跟着他工作了一早上的空空如也的胃袋终于得到满足。神明眼睛亮亮的看着他,“好吃吗好吃吗”,人类点点头揉了一把他的脑袋。神明举起手臂“耶”了一声,靠在了沙发上。门被不适宜的敲响,下属推门走了进来,看到人类在吃饭愣了一下,但因为是加急文件所以没办法。

人类和下属讨论着文件,神明用口型对他说“我就说看不见吧”,说完还冲人类摆了个鬼脸。人类被他逗的笑出声,随即又假装咳了咳,表示自己在清嗓子。神明也勺了一口饭送进嘴里,好像,也不是很好吃嘛。趁着下属转身,人类也用口型回他“只要是裕翔做的我都喜欢吃。”,神明低头捂着自己被突如其来的告白闹红的脸。

夕阳透过落地窗打在神明的发丝,给他镀上一层金色。神明看着脚下的城市,相较自己第一次来的时候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就短短几年间。他已经越陷越深了,到底该怎么办。神明藏了个秘密没告诉过人类,而且打算一直这么瞒下去。撑在玻璃上的手收紧了拳。人类从背后抱住他,头抵着他的背,神明终于回过神,他竟然连人类是什么时候进来的都没发现。

应该是神明先挑起的,黏黏糊糊的纠缠着吻到一起,直到自己被今早临出门时亲手给人类系上的领带给绑住手腕,背靠在玻璃上喘着气等着下一步动作。“你怎么了?”人类捧着他的脸,指腹把他眼角的泪揩去。今天的神明也太大胆了,要是平时如果自己这么做肯定会被他絮絮叨叨的说上好一阵子。神明摇摇头没有回话,又凑上来一下一下的亲他的嘴唇。

剩余的一节领带垂在人类肩膀,随着神明打着抖。人类脸上的眼镜没脱,西装完好,显然一副精英的样子。反之自己光溜溜的坐在他腿上,脑袋混混沌沌的思考不了,做什么都只靠下意识的反应,靠在他耳边夹着泣音小声地叫他的名字。在短促的尖叫过后神明彻底没了力气,软着身体靠在人类怀里。

等人类抱着已经累得睡着了的神明下了楼,今天已经快过了。文件已经处理完,现在是带着爱妻回家的时间。小心翼翼的把神明放在副驾驶,给他系好安全带,刚想退出来就被神明拉住手,嘟嘟囔囔地说着“不要走”。把他的手拉开放在他的腿上,看着神明睡的香甜,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再多信任我一点吧。


tbc


越写越长(。果然还是甜甜蜜蜜的两个人,比较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