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看

想不到题目的神奇拉郎

高田优×久坂秀三郎


“请问、我想找高田优先生。”少年喘着气,汗珠顺着脖颈线条滑进散开了的衬衣领口。“您是来送花的?有预约吗?”少年怀里抱着一捧被装饰过的精致的玫瑰,而他被误以为是为了生活费而在花店打工的学生。少年摇摇头,同时否定了两个问题,“您跟他说,我叫久坂秀三郎,我在这等他。”虽然能从少年的语气中能感觉到两个人之间微妙的熟稔,但毕竟从高田当上了副社长之后,再加上优质的外形,自作多情来骚扰的人数不胜数。

久坂被再三告知没有预约不能见高田,但他还是固执地等下去。怀里抱着玫瑰的俊秀少年自然吸引了过路人的主意,渐渐的在远处围了一小圈人。

或许是看不下去了,又或许是怕影响公司形象,久坂终于被告知可以上去见高田,坐着专用电梯。虽然少年怀里的玫瑰已经没了刚来时那副美艳的样子,但他终于得到结果时而亮起来的双眼看起来似乎更动人一些。


久坂有些没来由紧张。

站在电梯里看着显示的数字一个一个增加,他想起了今早。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会站在这,他怀里的花是吉田准备的,要说的话是入江教他的,连这里的地址也是入江查好了告诉他的。一直站在一边的高杉冷着脸看着为一个恋爱技能为负数的迟钝的笨蛋干着急的两位友人,“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就好了吗,真是没见过像你这么迟钝又胆小的人。”不大不小的声音在三人圈边冒出,入江用胳膊肘拐了一下冷着脸的高杉。

久坂感觉自己像是明白了什么,但是总是蒙着一层散不掉的雾,再怎么努力也看不清。

他对着三人组道了谢,小心翼翼地抱着玫瑰,手里紧紧抓着写了地址的纸条,把另外两人担心的目光略在身后,朝目的地跑去。


叮,电梯停了。


敲门声随着慌乱的脚步响起,高田刚开门就被抱着玫瑰的少年扑了个满怀,要不是少年的体重偏轻,两人指不定会一起滚在地毯上。比自己高了一小截的少年正举着玫瑰注视着年轻的副社长,叽哩呱啦地说完了一长串话,高田从他手里接过花束放到一边,慢慢回味他说的话。

终于意识到不是普通的尊敬和仰慕、在相处中本不应存在的感情也慢慢发酵……高田从少年的乱语中拼凑出些什么,

“你是想说,你喜欢我?”

少年滞了滞,微不可见地点点头。


久坂没有说出入江教自己的话,他按着自己的想法笨拙地展现自己对较年长者的情感,因为从未经历过,说的话也是想到哪说到哪,东拼西凑,毫无逻辑可言。

少年垂着头,盯着自己的鞋尖,绞着发皱了的衣角。他并没有期待高田会给自己多好的回应,或者说,他期待高田能给自己一点点回应,哪怕只是把他赶出去。他瞥了瞥被随意放置在桌上的玫瑰,它已经不再新鲜,几片花瓣散落在桌底,呈现出快要凋落的姿态。可能也是在暗示了什么,久坂脑袋里胡乱想着。


“一般来说……”是高田的声音,久坂猛地抬起头,炙热的眼神让高田一顿,“一般来说,是不会有人会和在校高中生恋爱的。”

少年眼里的光迅速地熄灭了,但他眼睛里的感情是藏不住的,虽然此刻正化成眼泪挂在他纤长的睫毛上。

这才是正常的答案呀,为什么会这么想哭呢。久坂眨了眨眼睛。

“对不起给您造成了困扰……”少年一板一眼固执的道歉飘出来,又慢慢散去。他看到高田叹了口气,绕开桌子朝他走近。


距离久坂脑袋发空、四肢僵在原地不听使唤,还有三秒。


距离高田轻吻上那张不停在道歉的、漂亮的嘴唇,还有一秒。


“但,总要允许特殊情况的存在吧?”


end


请原谅我写了个这么古怪的东西,可能真的只是单纯想写笨拙的小漂亮吧(


评论(4)

热度(14)